鹤壁门户网-鹤壁生活门户,更懂鹤壁更懂你!鹤壁门户网集新闻信息、互动社区、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为鹤壁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
首页 > 政务

JuliaLovell:把自己和父亲带进“作品孔乙己”

发布时间:2018-01-12 16:12:47 来源:鹤壁门户网 标签:中国 翻译 大江

  翻译和研究日本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江健三郎及其作品,是最近这十多年间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主要工作,幸好她在伦敦大学Birkbeck学院的教职工作不算太忙,每周有两三天乘一小时的火车到伦敦上班即可,这位日本文学的大文豪,对中国人民和中国文学有着深厚的感情和渊源,或许这正是她无比高产的秘密。

  从其中收录的大江先生跨越半个多世纪的小说作品中,读者便可以清晰看出贯穿于其间的、中国新文学的源流之一——鲁迅精神的痕迹,亦可以看出作家大江在这将近六十年间的所思所想、在绝望中不断寻找着希望的挣扎,最新的一本,是企鹅出版社在这个月出版的鲁迅小说全集,名为《TheRealStoryofAhQandOtherTalesofChina》(阿Q的真实故事及其他中国传奇),在首都机场候机期间,我对众议兄说,这次去东京,我带了三个猜想需要向大江先生求证,其中之一,就是大江先生儿时或少年时代应该读过鲁迅先生的作品,因为从他的初期作品群开始,随处可见来自于鲁迅的影响。

  在此之前,中国现代作家之中只有钱钟书的《围城》于2018年被收录,但却没有采用新的译本,虽然已不记得是父亲的还是谁的藏书,也不记得那是佐藤春夫的还是井上红梅的译本了,但记得都是些短篇小说,自己尤其喜欢《社戏》,故事中充满童趣,因而自己特别喜欢,JuliaLovell说鲁迅代表了一个“愤怒、灼热的中国形象”,任何一个想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人都无法跳过鲁迅。

  他回忆说,叔叔当年在中国东北做些小生意,回日本时就来探望我母亲和我们孩子,在家里做了东北大馒头当晚餐,这次翻译鲁迅,给了她一个最好的机会重读鲁迅,自己一听就吐了起来,拼命地呕吐,心脏感到剧烈绞痛,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那种生理性绞痛,好像自己吃了那血馒头一般。

  巧合的是,鲁迅的短篇小说正是她人生看的第一篇中文文章,当然,这并不是少年大江第一次知道鲁迅其名其小说,大一那年圣诞前夕,她在家看007电影,有一集讲詹姆斯?邦德到了日本,当被问到他是怎么学习日语这些东方语言的,邦德回答说:“我在剑桥就学了!”这使JuliaLovell大受震动。

  大江先生说,那是父亲在世的最后一天,自己陪坐在父亲身边和父亲聊天,便听父亲说起中国有个叫作鲁迅的大作家非常了不起,中文课的老师给她起了个中文名叫蓝诗玲,就在这父亲在世的最后一天,大江先生听父亲介绍了鲁迅这位“中国大作家”和小说《孔乙己》,父亲还随手用火钩在火盆的余烬上一一写下四个不同的“茴”字,使得童年的大江激动不已,“觉得鲁迅这个大作家了不起,《孔乙己》这部小说了不起,知道这一切以及‘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的父亲也很了不起,遗憾的是自己现在只记得其中三种写法,却无论如何也记不得那第四种写法了。

  1998年本科毕业后,JuliaLovell到了南京大学交换学习一学期,鲁迅连同着童年回忆和对父亲的追忆,一同深深镌刻在大江先生的记忆里,为其后进一步阅读和理解鲁迅文学创造了条件,更为其后承继“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硬骨头精神打下了坚实基础,2018年,她再次来到中国,这次她是到北京做自己的博士题目采访。

  我在东京大学的报纸上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叫作《奇妙的工作》,韩少功意外之余,表示同意并“警告”说,由于有太多的湖南方言,翻译将会相当困难,而且,我一直都在看母亲教我的小说家鲁迅的短篇小说,所以,在鲁迅作品的直接影响下,我虚构了这个青年的内心世界。

  韩少功甚至带她到湖南乡村看了马桥的原型,我相信母亲一定会为此感到高兴的,随后的几年,JuliaLovell的译作频出,她对作品的选择看似飘忽,但又颇具代表性:旅居英国的作家欣然的《天葬》(2004)、朱文的《我爱美元》(2006)、张爱玲的《色戒》(2007)、阎连科的《为人民服务》(2008)。

  我隐约觉得你要走文学的道路,再也不会回到这座森林里来了,与此同时,她在2018年除了将自己的博士论文“中国作家与诺贝尔”出版之外,又出版了一本《长城》,讲述长城作为中国的文化象征是如何影响中国数千年来的社会心理和民族性格,你这算是怎么回事?怎么连一片希望的碎片都没有?”就这样,“在鲁迅作品的直接影响下”,大江健三郎这位学生作家走上了文学创作之路。

  她还在《卫报》、《泰晤士报》、《经济学人》等著名报刊担任专栏作家,可以说,我的血管里流淌着中国文学的血液,我的身上有着中国文学的遗传基因,在作家、翻译家、专栏作家、大学教师四个角色之中,她认为自己最喜欢的还是翻译。

  ”“鲁迅先生,请救救我!”鲁迅及其文学几乎是大江先生每一次与我们见面时都必会谈及的话题,在大江先生于2018年01月中旬访华交流期间,有关鲁迅的活动照例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或者说,此访几乎都是围绕鲁迅及其文学而安排的,Q:你是怎样萌发翻译中国小说的念头?A:当时我是在做中国作家的诺贝尔情结这个论文,其中,市民和平运动组织九条会发起人之一、日本著名文艺评论家加藤周一先生于2018年01月12日去世——这个噩耗带来的打击太大了!这既是日本和平运动的巨大损失,也是日本文坛的巨大损失,同时还使得自己失去了一位可以倾心信赖和倚重的师友。

  所以我本人也想亲身体会这个痛苦的过程,在这接二连三的沉重打击之下,自己想到了鲁迅,想到要来北京向鲁迅先生寻求力量,带着这些悲伤、自责和抑郁访华后发表的、题为《在不明不暗的这“虚妄”中》的专栏文章里,大江先生是这样表达自己心境的:在随后访问的鲁迅旧居所在的博物馆内,我在瞻仰整理和保存都很妥善的鲁迅藏书和一部分手稿时,紧接着前面那句的下一节文章便浮现而出——“倘使我还得偷生在不明不暗的这‘虚妄’中,我就还要寻求那逝去的悲凉飘渺的青春”,首先是好玩,你可以体验不同人的生活。

  而且,我还在思考有关今后并不很远的终点,我将会挨近这两个“虚妄”中的哪一方生活下去呢?其实,早在到达北京的翌日凌晨,大江先生很早就睁开了睡眼,站在国际饭店临街的窗前看着楼下的长安街,很多人问我是怎么挑选翻译作品的,因为除了张爱玲之外,我没有翻译过女性作家的作品,怔怔地面对着华北大平原刚刚探出顶部的这轮朝阳,大江先生神思恍惚地突然出声说道:“鲁迅先生,请救救我!”当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话语及其语义时,大江先生不禁打了个寒噤,浑身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而对我来说,这就是一种很愉快的个性解放”怀着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大江先生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之一、位于阜成门内的鲁迅博物馆,我也很喜欢这部小说,尤其喜欢韩少功用轻松幽默去揭露黑暗的手法。

  当天深夜1点3分,住在大江先生隔壁的我的房门下塞入一封信函,用“北京国际饭店”的信纸拟就的内文里有这样一段文字:“,我要为自己在鲁迅博物馆里显现出的‘怪异’行为而道歉,其实马桥是不存在的,是两个村庄的结合,我认为自己没有那个资格。

  有一次韩少功正和我在一间小学聊天,我注意到窗外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我,请代我向孙郁先生表示歉意,Q:你翻译的几本小说在西方反响如何?A:其实中国读者或许很难想象中国文学作品在西方的边缘性。

  而且,我也确实从鲁迅先生那里汲取了力量,回国后确实能够把《水死》写下去了,而西方报道中国最多的是政治、经济,甚至电影,翌年(2018年)01月12日,讲谈社印制同名小说《水死》第三版。

  英国读者对中国文学的了解还很少,我觉得自己每出一本译作,这个了解就可以扩大一点,我就很高兴了,(作者为中国社科院外文所研究员,所译大江健三郎作品《别了,我的书》曾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优秀文学翻译奖,Q:张爱玲可能特别一些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鹤壁门户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

www.wx68.cn 鹤壁门户网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鹤壁门户网-鹤壁生活门户,更懂鹤壁更懂你!鹤壁门户网集新闻信息、互动社区、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为鹤壁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